TOP

包工頭招用的農民工因工受傷怎么賠償
2020-11-09 16:11:13 來源: 作者: 【 】 瀏覽:35次 評論:0
 
工程勞務能“外包”  工傷責任不能“丟沙包”
 
一般情況下,職工發生工傷后,應由用人單位依法承擔相應的工傷保險責任。
 
但對于工程勞務外包的勞務工,如果其在工作期間發生工傷,這個責任應該是由工程發包單位負責還是包工頭負責呢?
 
事件
 
李某經人介紹來到一處工地上做搬運工。在一次搬鋼管時,李某不慎將鋼管砸到了自己的腳面上,經醫生診斷為外傷性血腫,前后花費6000多元醫藥費,并休息了一個月。
 
包工頭:是他不小心自己砸到的,我墊了3000,最多再出2000,不行就去找發包單位。
 
如果李某想要更多賠償,可以找發包單位,因為他們買了團體意外險,可以走團體意外險來彌補損失。
 
那么,究竟李某該找誰才能取得賠償呢?
 
分析
 
《工傷保險條例》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關于執行<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人社部發[2013]34號)第七條規定
 
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承包單位違反法律、法規規定,將承包業務轉包、分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者自然人,該組織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勞動者從事承包業務時因工傷亡的,由該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承包單位承擔用人單位依法應承擔的工傷保險責任。
 
情況一
 
施工單位是經過合法注冊的單位,具有法定用工主體資格的,發生工傷事故,應當由施工單位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情況二
 
施工單位沒有經過合法注冊,不具有法定用工主體資格,發生工傷事故的,由發包的公司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同時,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14]9號)第三條規定,發包單位承擔了不具有法定用工主體資格的施工單位工傷保險責任之后,可以向施工單位追償。
 
總結
 
施工單位具有法定用工主體資格的,應當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施工單位沒有法定用工主體資格的,由發包公司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工程可以外包,工傷責任是"外包”不了的。
 
需要說明的是發包單位與包工頭簽訂的“工傷損失5萬元以內由包工頭自己買單”的協議與法律相抵觸,是無效合同。
 
發包單位不能以此為依據,推卸相關責任。
 
來源:蘇工視點 作者:王槐艾
 
汪正樓律師點評——
 
建筑施工領域的企業將工程發包、轉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包工頭,包工頭再招用農民工進行施工的情況比比皆是。
 
那么,農民工與誰形成勞動關系?由誰承擔用工責任?發生工傷了由誰來賠償?本文作出簡要回答。
 
一、農民工與有用工主體資格的發包人、承包人之間形成勞動關系嗎?
 
1、很長一段時間,部分勞動仲裁委員會和法院認為雙方形成勞動關系。
 
其法律依據是:《勞動合同法》第94條“個人承包經營違反本法規定招用勞動者,給勞動者造成損害的,發包的組織與個人承包經營者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勞社部發〔2005〕12號)第4條“建筑施工、礦山 企業 等用人單位工程(業務)或經營權發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自然人,對該組織或自然人招用的勞動者,由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發包方承擔用工主體責任。”
 
這種認識存在一定的誤區,承擔責任不等同于形成勞動關系。
 
2、雙方不形成勞動關系。
 
(1)雙方是否形成勞動關系,還是要依據勞動關系的特征來判斷,即勞動者與用人單位是否具有人身依附性、從屬性,是否接受用人單位的勞動管理,是否由用人單位支付勞動報酬。
 
從以上幾個特征判斷,農民工獨立于承包人、發包人,不接受承包人、發包人的管理,承包人、發包人也不向其直接發放勞動報酬,雙方不符合勞動關系的特征。
 
(2)勞動法雖然歸類為社會法,但本質上還是屬于民法,勞動合同還是歸類于合同,仍然要遵循合同法的一般理論規則。是否形成勞動關系,還是要看雙方是否具有達成勞動合同的意思表示,如果沒有締結勞動關系的意思表示,就沒有勞動關系的存在。
 
此外,勞動合同不能突破合同的相對性,農民工與包工頭形成合意,其合同的相對方為包工頭。不能一味的強調保護勞動者權益,而突破合同法的最基本理論規則。
 
(3)在后來的相關解釋中也支持雙方不形成勞動關系的觀點。
 
最高人民法院《全國民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法辦【2011】442號第59條規定:“建設單位將工程發包給承包人,承包人又非法轉包或者違法分包給實際施工人,實際施工人招用的勞動者請求確認與具有用工主體資格的發包人之間存在勞動關系的,不予支持。”
 
所以,包工頭招用的農民工與發包人、承包人不形成勞動關系。
 
二、包工頭招用的農民工的用工責任由誰來承擔?
 
1、勞動報酬、休息休假、勞動保護等由包工頭承擔。
 
農民工由包工頭招用,包工頭對其進行勞動管理,向其發放勞動報酬。由于包工頭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雙方不形成勞動關系,雙方形成勞務關系(雇傭關系),勞動報酬、休息休假、勞動保護的責任由包工頭承擔。
 
2、無法主張經濟補償、賠償金、二倍工資、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等勞動權益。
 
以上權益是基于雙方存在勞動關系而產生,農民工與包工頭形成的是勞務關系(雇傭關系),與有用工主體資格的承包人、發包人不形成勞動關系。所以,無法向任何人主張以上勞動權益。
 
三、包工頭招用的農民工的工傷責任由誰承擔?
 
工傷賠償的前提是雙方存在勞動關系,農民工與包工頭形成勞務關系(雇傭關系),發生事故應當由實際施工人按《侵權責任法》進行賠償。但工程領域是工傷事故的高發領域,實際施工人賠付能力有限,為了有效保護此類人員的工傷權益,相關規章、司法解釋作了特殊規定: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關于執行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人社部發〔2013〕34號)第7條規定:“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承包單位違反法律、法規規定,將承包業務轉包、分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者自然人,該組織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勞動者從事承包業務時因工傷亡的,由該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承包單位承擔用人單位依法應承擔的工傷保險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3條規定:“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認定下列單位為承擔工傷保險責任單位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四)用工單位違反法律、法規規定將承包業務轉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者自然人,該組織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職工從事承包業務時因工傷亡的,用工單位為承擔工傷保險責任的單位;”
 
也就是說,包工頭招用的農民工雖然與有用工主體資的承包人、發包人不形成勞動關系,但前一手有用工主體資的承包人、發包人要承擔工傷賠償責任。
 
延伸閱讀——
 
超齡農民工因工受傷,能享受工傷待遇嗎?
 
工人日報      楊召奎
 
一名54歲的女工為了維護自己的權益,經歷數次官司,終于獲得法律支持。
 
超齡農民工群體的工傷賠償問題一直是困擾勞動者的一大難題,各地對此做法也存在較大差異。這名女工的成功維權經歷或許可以為其他勞動者提供一些參考。
 
一、受傷時已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仲裁索要一次性傷殘補助金被駁回
 
今年54歲的女工趙梅(化名)老家在山西省高平市農村,2016年3月6日,她入職北京金輦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輦酒店公司),擔任面點師,雙方簽訂了勞動合同,但金輦酒店公司未給趙梅繳納社會保險。
 
2019年2月23日,53歲的趙梅在工作中受傷,于當天被送往北京朝陽急診搶救中心,住院治療11天。同年5月17日,趙梅的事故傷害被豐臺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為工傷;6月25日,豐臺區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確認趙梅達到工傷九級。
 
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職工因工致殘被鑒定為七級至十級傷殘的,從工傷保險基金按傷殘等級支付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九級傷殘為9個月的本人工資。另外,依照該條例規定應當參加工傷保險而未參加工傷保險的用人單位職工發生工傷的,由該用人單位按照本條例規定的工傷保險待遇項目和標準支付費用。
 
2019年7月19日,趙梅向北京市豐臺區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豐臺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確認她自2016年3月6日至2019年3月6日與金輦酒店公司存在勞動關系,要求金輦酒店公司支付2019年2月23日至2019年6月30日期間停工留薪期工資差額2656元,支付一次性傷殘補助金32076元。
 
同年9月2日,豐臺仲裁委員會確認趙梅自2016年3月6日至2016年9月5日與金輦酒店公司存在勞動關系,但駁回了她的其他仲裁請求。
 
二、經過兩場官司,索要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獲支持
 
趙梅不服仲裁裁決,起訴至北京市豐臺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豐臺法院)。
 
在庭審中,金輦酒店公司辯稱,勞動關系方面,2016年9月6日趙梅已經滿50周歲,所以2016年9月6日之后雙方不存在勞動關系,是勞務關系,停工留薪期工資和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的前提是雙方是勞動關系,因此無須支付。且趙梅是因操作面條機時注意力不集中才發生受傷,自身存在過錯,應承擔責任。
 
2019年10月,豐臺法院審理認為,因趙梅已于2016年9月6日年滿50周歲,不再符合與用人單位建立勞動關系的主體資格,故對于其要求確認自2016年9月6日之后與金輦酒店公司存在勞動關系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對其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該院還指出,達到或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但未辦理退休手續或者未依法享受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繼續在原用人單位工作期間受到事故傷害或患職業病的,用人單位依法承擔工傷保險責任。趙梅在受到工傷時已經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但其繼續在金輦酒店公司工作期間受到傷害,其要求金輦酒店公司支付一次性傷殘補助金32076元的訴訟請求,于法有據。
 
此后,金輦酒店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北京二中院)提起上訴。2019年12月12日,北京二中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又經過一裁兩審,獲得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等
 
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職工因工致殘被鑒定為七級至十級傷殘的,職工本人提出解除勞動、聘用合同的,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由用人單位支付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
 
2019年10月16日,趙梅向金輦酒店公司提交離職申請。此后,她又向豐臺仲裁委提起仲裁,要求金輦酒店公司支付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等。2019年10月22日,豐臺仲裁委以申請人主體不適格為由不予受理。此后,趙梅向豐臺法院提起訴訟。
 
今年8月,豐臺法院作出判決,要求金輦酒店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支付趙梅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47130元、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47130元。
 
金輦酒店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上訴。該公司表示,趙梅受傷時已超過法定退休年齡,勞動關系應當終止,工傷責任應以勞動合同關系為前提,金輦酒店公司不應支付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和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
 
今年10月21日,北京市二中院審理再次指出,達到或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但未辦理退休手續或者未依法享受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繼續在原用人單位工作期間受到事故傷害或患職業病的,用人單位依法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此外,趙梅于2019年10月16日向金輦酒店公司提交離職申請,一審法院判決金輦酒店公司支付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符合相關法律規定。于是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Tags:勞聯   勞務外包十大品牌 勞務派遣 人事代理 責任編輯:laolia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強制休假”要強制也要疏導.. 下一篇職場霸凌事件不時發生

????

???????: ????: (????????)
?? ? ??:
???????:
???????: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全國免費服務電話:400 000 7199

集團電話:4000007199 監督服務電話:0532-85887199

地址:青島市高新區招商網谷基金谷2號樓201 企業郵箱:laolian@laolian.com.cn
技術支持:勞聯網絡  Copyright@ 2011-2015 By 青島勞聯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魯ICP備13026635號-1  聯系我們

 

 

我要啦免費統計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喜乐彩票真的假的 捕鱼来了刷弹头技巧 下载金博棋牌 湖北福彩30选5奖金 福建11选5怎么才能中奖 nba火箭vs湖人 吉林玩麻将多少钱算赌博 百搭麻将下载 浙江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图 重庆麻将带幺鸡怎么打 银河棋牌苹果下载 注册送300元现金444棋牌 东方6十1奖金是多少 贵州11选5前3直 捕鱼大师手机版下载安装 南京麻将100怎么算钱